北欧幼儿园爱的教育丨怎么和那个奇怪的孩子交流

 

恐怕百分之九十九的父母都会选择放弃这个胎儿。可是在瑞典,遇到类似的情况,绝大部分的父母则会选择生下这个孩子。每个生命的个体都是值得尊重的,只是选择了不同的形式存在!这是瑞典绝大部分人的想法。

 

一个中国朋友Jie如今已在北欧结婚安家落户生儿育女,一次她跟我讲起了她自己女儿--VIKI5岁)在瑞典幼儿园的一个故事:

 

Viki一日从幼儿园回来,对妈妈讲,说要告诉妈妈一个秘密:妈妈,今天幼儿园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孩子!

 

我的朋友Jie问:怎么奇怪?

 

Viki回答这个奇怪孩子的名字叫斯万,和班里小朋友年龄一样大,都是五岁。但是老师说因为斯万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生病了,所以现在尽管五岁了,可还是像个两岁宝宝一样不会走路不会说话,不会画画,也不会唱歌。这么一说,Jie就明白了那一定是个智障的孩子。

 

JieViki,跟斯万玩了吗?

 

Viki回答他一直坐在他的轮椅上,她不知道怎么跟他玩。

 

Jie说,那你明天去的时候把唐瑞福(Viki最宝贝的毛绒玩具“爱犬”带上),你和斯万一起玩。

 

Viki答明天斯万就不在那了了,要等下周今天才来。

 

第二天JieViki去幼儿园,问起斯万的事,才知道那是幼儿园里搞的爱的教育。原来Viki口中的斯万,是一个大的布偶娃娃,足有五岁小孩那么高那么大,每周一次会和小朋友共度一天。幼儿园通过这个活动,就是想让每个孩子知道,生命是通过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的,每个通过生命缔造的人或动物都是平等的。

 

这个“斯万”,是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,出现在每周三的幼儿园,和大家共度一天。目的就是让小朋友学会如何和一个有残障的同伴相处。一起吃饭,一起画画,一起做收工,一起去户外活动。斯万要喝水的时候、要去厕所的时候,大家懂得怎么帮他。原来因为斯万的身体状况,幼儿园还为所有小孩子们“紧急”培训了简单的护理常识,比如如何在推进中保持轮椅的平稳,如何搀扶斯万去厕所,以及如何一起喝斯万玩耍不伤到他等。

 

爱的教养就这样持续了半年之久,斯万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幼儿园做客。伙伴们给他讲故事、唱歌,做游戏--小家伙们已经习惯了这个特殊伙伴的存在。Viki也不在用“奇怪”来形容斯万。上次斯万说他想我们。Viki启动了小孩子的第三想象空间,想象着不见斯万的时候大家都很想斯万,那么斯万肯定也很想他们。

 

自从跟斯万接触以后,每当Jie母女出门去碰见类似斯万的人,Viki看他们的眼神都和看别人的眼神一样平平常常、别无二致。甚至有时在露天咖啡馆碰见被护理员推出来散步晒太阳的真实的“斯万”,Viki还会跑过去像和其他小朋友玩耍一样,和这个孩子一起玩一会儿。

 

听过了朋友Jie的故事,让我对北欧的教育充满深深的敬意,也完全明白了,为什么北欧的教育在全球是处于领先地位的,也理解了为什么他们会人与人之间彼此真诚地尊重和关爱。反观我们的幼儿教育,无论是幼儿园老师、孩子家长还是社会本身,都需要深刻的反省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来源于北欧罗敷 博客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立即通过本站版权申诉渠道提起。

    小学是孩子的教育启蒙的时候,也就是说这个
    紫外线灼伤孩子是什么学校,为什么会出现紫
    孩子口才也是情商高的一种表现,你家孩子口